被科学家记录下的贡贝黑猩猩“战争”让我们看到了黑猩猩不为人知的一面。

动物之间的争斗其实很常见,可能是为了争夺食物、争夺配偶再或者就是争夺“王位”,例如非洲狮作为群居的猫科动物,每个狮群中必须要有一个狮王作为领袖,而这个狮王通常都是由强壮的雄狮担任。

因此说统领一个狮群,就经常要面对流浪雄狮的挑衅,争斗无可避免,但一般而言雌狮都不会参战,很多时候还会在一旁观看,这样的争斗算不上战争,只是种群内部的繁殖策略。除此之外还有在食物链中上下级的天敌关系或者说是同级别的竞争关系,这些都是为了生存的猎食关系,同样算不上战争。

但是科学家曾经记载下贡贝黑猩猩的争斗,让我们看到了黑猩猩不为人知的一面,这场争斗蓄谋已久并且有计划、讲策略,是人类首次了解到动物之间也会发生“战争”。

黑猩猩在生物学分类上是和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物种,在大约600万年前才和人类的祖先分道扬镳,走上了各自的进化之路。黑猩猩是人科-黑猩猩属下的成员,共包含4个亚种。黑猩猩是高度社会化的动物,群居生活,在一个黑猩猩群中有10只左右的成员,由一只雄性黑猩猩来统领。

黑猩猩是杂食性动物,主要食物是瓜果、树叶、种子以及根茎等,同时它们也吃其它灵长类例如小猴子以及小狒狒等,而像蚂蚁等昆虫也是黑猩猩的最爱。

人们最初对于人类这个“近亲”认识的很片面,在大部分人眼里它们都是聪明温顺的,但实际上的黑猩猩却非常残忍,它们会分食小疣猴,像吃鸡架那么夸张。

这还不止,彻底让人们改变黑猩猩固有观念的是一场“战争”,它发生在两个黑猩猩群之间,这场战争的直接见证者就是珍妮.古道尔,这是一位把毕生献给科学研究的动物学家,在世界范围内享誉盛名。

《国家地理》珍妮.古道尔和小黑猩猩的接触

贡贝猩猩战争发生在1974年-1978年,共持续了4年之久,贡贝河国家公园(Gombe Stream National Park)位于坦桑尼亚境内,地处热带雨量丰沛,该保护公园地形狭长,经常可以看到黑猩猩在河谷两边悠闲地休息着,珍妮.古道尔就是在这里开始她的黑猩猩研究之路。

在贡贝河国家公园,有一个黑猩猩族群非常着名,被称为卡萨克拉族群。这是一个团结的大家庭,由一只名为“利基”的雄性黑猩猩统领,整个族群非常团结紧密,“老族长利基”比较年老,但是威望却很高,没有其它雄性黑猩猩敢于来挑衅。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来到1970年,卡萨克拉族群迎来了变故,“老族长利基”死亡,整个族群开始由更年轻的“汉弗莱”统领,但是奈何太年轻威望不足,族群里出现了反对的声音,隔阂开始出现。尤其是一对雄性黑猩猩查理兄弟,对新任首领非常不满意,最后这两只黑猩猩从族群分离出去,并且带走了几只成年黑猩猩,它们一起来到了卡萨克拉族群领地南部生活。

至此曾经辉煌的卡萨克拉族群在“老族长”死后开始分裂正式形成了北部的新卡萨克拉族群以及南部地区的卡马哈族群。

可以看一下新形成的两个黑猩猩群的成员配比:

新卡萨克拉族群共有20头成年黑猩猩以及若干幼年黑猩猩,其中雄性8头雌性12头卡马哈族群10头成年黑猩猩以及若干幼年黑猩猩,其中雄性7头雌性3头

从成员配备上来看,跟随查理兄弟外出的成员还是占少数,留在老的族群内成员较多。

曾经的一大片领地,因为查理兄弟的出走,导致被分割成南北两部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两个新族群纷争不断,但并没有特别大的争斗,都是小打小闹。而真正的战争开始于1974年,老族长死后的第四年里。

1974年1月7日新卡萨克拉族群的6头雄性黑猩猩密谋伏击了卡马哈族群的雄性黑猩猩“戈迪”,这个举动彻底地点燃了两个新族群之间的战争。

其实从两个黑猩猩族群的成员数量来看,战争的结局一开始就是注定的,后来分裂出去的卡马哈族群剩余的6头雄性黑猩猩也全部都被杀死,甚至有1头雌性成年黑猩猩也参与了战争被杀死。后来珍妮·古道尔去寻找卡马哈族群的黑猩猩已经完全找不见了,她认为剩下的两头雌性黑猩猩以及一些未成年的雌性黑猩猩都被抢夺走了。在这场战争中新卡萨克拉族群只牺牲了1头成年雄性黑猩猩。

根据珍妮·古道尔的记载,新卡萨克拉族群的黑猩猩后来已经可以自由出入曾经卡马哈族的领地,一个分裂出去的族群彻底的消失了。

整个争斗陆陆续续的持续了将近4年的时间,可以看到这是一次有预谋的战争,双方都不是热血上头打一次架就结束,而是不死不休的。无法想象在几年前,它们都还是用一个族群的“兄弟姐妹”,四年不到的时间就彻底割舍了纽带。

黑猩猩并没有那么温顺,其实它们非常的凶残同时也非常的有智慧。


文/科学黑洞,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By 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