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子贡同学正在评论别人短长,被孔子老师听到了,就对他说,“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他说,你自己做得很好吗?我就没有工夫议论别人。短短一段话,像电视剧的一个情节,透露出了丰富的讯息。

0 1 不要论人短长

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人不能随意评议别人,特别是说张三长道李四短,看到的都是别人的短处,说人是非的人本身就问题,一个道德修养很好的人是不会搬弄是非的人。

对人评头论足,不管是不是属实,都是自己的看法,是按照自己的是非标准和方法进行评议,不过是一家之言,有失偏颇。

孔子虽然说自己没有工夫评议人,但是,他并不是一点也不评议人,对子贡的不直接的批评,本身就是评议。

孔子评论人有标准,他说自己是这样去评议人:“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如有所誉者,其有所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孔子对于别人的批评或者称赞,都不是随随便便的。

孔子说,对于人,不毁谤谁,也不称誉谁,如果对某人有所称誉,那必定是经过考察过的,这个人一定是有可称赞之处,他称赞的这些人都是历代以来一向直道而行的人。也就是说,他都是论人之长,不论人之短,而且这些人是经过历史检验,是盖棺定论了的,不是随便自己说说的。对人不能随意加以毁誉,要实事求是地进行评价。

说人短长还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容易招惹是非,惹人不高兴,会引起矛盾。一个有德之人是不会背后说人闲话的,以免惹出麻烦,甚至招致祸端。

0 2 对人要宽容

子贡同学是孔子的学生中比较聪明的人,外交能力强,做生意有一把好手,自以为自己别人强,就爱对人评头论足,觉得别人不如自己。

像子贡这样的人,现实并不少,有些人自视甚高,自以为自己很完美,各方面都比人强,看别人都是庸才,这也不会,那也不行,动辄就嘲笑这个,看不起那个,通过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而对于比他强的人,嫉妒恨,就百般挑剔,以显示自己的高明。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人的短处是客观存在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对别人求全责备,对于别人厚道一点,不能因其能力不足,不是嘲笑,就是鄙视。

子贡的同学子张说得好:“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君子对贤、众、善、不能4类人采取不同的态度:贤是指品德好、能力强的人,对于这样的人从内心里尊重贤;众,普通的人,表现一般的人,对于这类人是容纳;善,是指好人,品德较好的人,是赞赏;不能,能力差的人,表示同情。虽然对于4类人的态度不一样,但是都尊重、包容,没有看不起的意思。

0 3 完善自我

评议人者先看看自身品德、能力怎样,是不是比别人高。如果本身具备贤德,去评议别人是否贤德,大家就会心里服气。像孔子作为老师,

作为老师,孔子看到自己学生的过错,是毫不留情地批评,他曾要学生们对有过错的冉有是击鼓而攻之,骂目光短浅的樊迟是小人。但是,孔子自己品德高尚,对学生是言传身教,首先自己比学生做得好,并且对于学生的不足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因而他批评学生,学生一点不恨他,而且是心悦诚服。

相反,一个人自己的德行都不咋地,却说别人一片不是,难以服人,并且容易导致反唇相讥,像孔子反问子贡一样:“赐也贤乎哉?”你端木赐(子贡)老评议别人这也不是,那也不好,难道你就贤德吗?

既然要评议别人的短长,首先要反省自己是否也有这些毛病,如果有要及时改正,如果没有也要无则加勉,防止这些毛病在自己身上滋生,使自己的品德日趋完善。

结束语

古人云:“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要经常反省自己的过失,三省吾身,优点发扬光大,缺点和不足及时改正;与别人闲谈的时候,不要论别人的短长,说人的是非。与其有闲时间对别人评头论足,把时间与精力耗费在这毫无价值的方面,还不如加强自我修养,不断提升自我,使自己更加完美。

#翘楚读书会##2020生机大会#

By 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