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在《活着》中写道:“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

其实,我们只要看一看《水浒传》中的那些英雄就能知道:

人生境界,是在生活中闯荡出来的,是在时间中磨砺出来的。

不仅有豪放不羁的江湖义气,还有意味深长的人生哲理,其中蕴藏的人生三种境界,更是耐人寻味。

01

少年学武松,低调做事莫傲气

武松是金圣叹眼中的“完美人物”,他豪气干云,傲气十足。

然而,年轻时的武松,就是因为傲气太盛,没少吃苦。

武松在清河县酒醉伤人后,为躲避官司,无奈来到柴进府上避难。

但就算是寄人篱下,他依旧没有收敛自己的傲气。

有一次,武松喝醉了酒,见庄客们对自己爱答不理,便心生怒气,甚至准备大打出手。

正所谓,在人矮檐下,怎敢不低头。可武松却不以为然,不懂得“适当低头”的道理,以至于:

“满庄的庄客,都不待见武松,众人都去柴进面前,说他的不是。”

这样看来,武松虽然暂时赚足了面子,但实际上却得罪了不少人。

或许有人会认为,武松狂傲那是因为他有狂傲的资本,毕竟人家天生神武,能徒手打虎。

但大家可能忽略了一个事实:关于“武松打虎”,那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当时武松在读了印信榜文、知道景阳冈上有老虎后,本来是想转身再回到酒店的。

不过他转念一想:“我回去时,须叫别人耻笑,不是好汉,难以转去。”

所以武松才硬着头皮上了景阳冈。

好在他本领高强,运气也不错,不然景阳冈的老虎可就多了一份送上门的外卖。

年轻时,武松因为不知收敛“傲气”,吃了不少苦头。

后来,年纪渐长,他渐渐懂得沉稳收敛,直到最后放下一切,远离红尘,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成了梁山众好汉中少有的“长寿之人”。

着名教育家徐特立曾言:“少年得志,成功者少。”

对于初出茅庐的少年来说,你可以有锐气,但不要有傲气;你可以干劲十足,但不要眼高于顶。

“傲骨不可无,傲心不可有。无傲骨则近于鄙夫,有傲心不得为君子。”

年轻人,最怕的就是没有武松的命,却得了武松的病。

斯为泰山而不骄,汝为流水而不躁。

要知道,人生在世,一夜成名不过是凤毛麟角,大多数人的成功还是要依靠百炼成钢的坚持。

只有收起你的傲气,拿出你的勇气,坚持你的志气,才能够乘风破浪,向着自己的人生目标缓缓靠近。

02

中年学林冲,负重前行敢担当

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一个不断接受现实洗礼的过程,英雄好汉也不例外。

林冲便是如此。

年少时读《水浒传》,总觉得林冲是一个名不副实的人。

他有英雄之名,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

有英雄之志,即便走投无路之时,仍说出了“他日若得志,威镇泰山东”的豪言壮语。

但他却没有英雄之实。

面对高衙内对妻子的欺辱,他本准备举起拳头打过去,但一看是上司的儿子,便“先自手软了”。

不但自己不敢打,甚至还阻拦鲁智深教训高衙内,他给出的理由是:

“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这次。”

林冲之所以这样“怂”,是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一旦忍不住下手,就会惹恼上司,轻则丢掉工作,重则性命不保,更会连累了妻子。

但逆来顺受并不能使林冲摆脱困境,陆谦和高衙内的步步紧逼、层层设计,终究把他逼向了万丈深渊。

误入白虎堂,刺配沧州道,遇险野猪林……

林冲走的每一步,都是身不由己,一忍再忍。

哲学家尼采曾说过:

“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 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说到底,林冲跟我们是一类人。

同样面对着生活的压力,都在负重前行。

年少不懂林教头,读懂已是中年人。

人到中年,即使再有傲气,也要学会掩藏自己的锋芒。

生死中年两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

中年人活得没有元气,看上去很怂,但他们的怂从来都不是为了自己。

他们甘愿用尽余生一切的隐忍和无奈,只为换取现世的一点安稳,让自己爱的人活得幸福快乐。

苏轼曾言:“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中年人的生活,也许正如曹林所说的一样:不需要添油加醋、哭天抢地,白描,就已经足够令人窒息。

无论悲与欢,都要自我隐忍,无论苦与甜,都要默默地咽下去。

03

老年学鲁达,淡然豁达皆看开

有人说,《水浒传》这本书是鲁智深三拳打开的,又是他一禅杖合上的。

鲁智深本是个前程远大的朝廷军官,但却因一次仗义相助,三拳打死镇关西,葬送了自己的远大前程,只好到五台山出家做了和尚。

虽然这与鲁智深的性格相悖,但他还是接受了“和尚”这个身份。

后来,鲁智深随宋江南征方腊时,一禅杖打翻方腊、将其活捉,但他的心中并没有丝毫的喜悦。

面对朝廷的封赏,宋江的极力邀请,鲁智深只是淡淡说道:

“我已心灰意懒,不想当官了,只希望找一个净土,安身立命罢了。”

宋江不甘心,继续劝道:“如果你想当和尚,那就去京城,当一个名山大寺的和尚首脑也足以光宗耀祖。”

鲁智深淡淡说道:“我什么都不要,这些没什么用,死后能有个全尸,对于我来说就算好了。”

鲁智深看过生死,看过权名,早就剥离了执念与樊笼,他现在想要的不过是心中的一片宁和罢了。

幸闻潮声,豁然坐化,鲁智深轰轰烈烈的一生,就这样平淡收场了。

他死前的一篇颂子,更是写透了自己的一生:

“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忽地顿开金绳,这里扯断玉锁。

咦!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在鲁智深的火化仪式上,大惠禅师指着鲁智深的肉身说道:

“鲁智深,鲁智深,起身自绿林。两只放火眼,一片杀人心。

忽地随潮归去,果然无处跟寻。咄!解使满空飞白玉,能令大地作黄金。”

虽然鲁智深没有撞一天钟,念一天经,但他最终却能看破看淡,渡人渡己。

纵观《水浒传》,如此豁达者,仅鲁智深一人而已。

人生苦短,大半辈子都在为他人而活,及至暮年,仍或多或少有些挂碍。

每个人都无法选择来到世上的方式,但却可以选择怎样离开。

即便终己一生都未必有“空飞白玉,地作黄金”的功德,但心有“扯断玉锁”的豁达,也不失为一种老来福报。

学会豁达淡然,人生自在无碍。

人生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一种从稚嫩到成熟再到豁达的成长过程。

不管是在哪个阶段,只要有成长的意愿,并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就能活出真实的自我。

人生不易,来日且长。

By 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