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祖谦和处州吕氏

  说到宋明理学,不能不说到浙东学派,说到浙东学派,不能不说金华的吕祖谦。而吕祖谦与丽水也有密切的关系。  吕祖谦(1137—1181),字伯恭,世称“东莱先生”,为与伯祖吕本中相区别,亦有“小东莱先生”之称。是金华人,古代的浙东与现代说法有异,那时人们通常以钱塘江为界,江北为浙西,江南为浙东,所以当时的浙东,不仅包括了宁绍温台,也包括金衢丽。浙东学派,既包括浙中以吕祖谦为代表的金华学派,以陈亮为代表的永康学派,也包括浙南叶适为代表的永嘉学派。狭义浙东学派,仅指明末清初活跃在宁波绍兴一带以黄宗羲、万斯同、全祖望等为代表的经史学派。  吕祖谦出身官宦世家,从九世祖吕梦奇到五世祖吕公着,出了四个宰相;从高祖吕希哲到父亲吕大器等,全是朝廷命官。吕家还是学术世家,吕希哲是程颐的第一个弟子。在《宋元学案》中,吕氏家族有“七世十七人登学案”,确实是一个让人景仰的家族。  吕祖谦曾写了一首《方斋行》以明志:  世皆尚圆君独方,富贵可取君不忙。  闭门读书声琅琅,旧书重叠堆在床。  点勘同异分边旁,运精竭思心力强。  十年足不离僧房,荒山野路秋水长。  客虽欲至嫌路妨,幽兰无人为君芳。  采菊落英充糇粮,客即不来有余香。  此诗写的是吕祖谦做学问时的心境,大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决心。  宋隆兴元年(1163年),二十七岁的吕祖谦登进士第,复中博学宏词科,调南外宗学教授,后参与重修《徽宗实录》,编纂刊行《皇朝文鉴》,作为一个文人科考之路已经到达终点了。    学业上的成就令人瞩目,而生活上的打击接二连三:26岁时,原配夫人韩氏去世,所生儿子夭折;30岁时,母亲去世,回到婺州为母亲守丧;35岁时,第二任妻子韩氏又去世,所生女儿又夭折;36岁时,父亲去世,又是三年守丧,其间创办丽泽书院,以教授学子为业;42岁的时候,第三个妻子芮氏又去世。此时自己也已是疾病缠身,天不假年,只给他四十五年短暂的光阴,去世后与其他族人一起埋在武义县武阳镇。吕祖谦去世时仅遗一子延年,系芮氏所生。  在屡屡的精神打击中,吕祖谦坚持讲学与写作。他以自己的居住处办丽泽书院,因门前有两口水塘,又取自《易》中之“丽卦”的象辞:“丽泽,兑。君子以朋友讲习。”一时文风大盛,被称为婺州“小邹鲁”,朱熹都将儿子朱塾送到这里来读书。近年编印的《吕祖谦全集》16册共900多万字。他当年和朱熹一起编撰的《近思录》,那是科考必备的宝典。  关于吕祖谦的学术特点,清代学者全祖望在校补《宋元学案》时,进行了精辟地概括:“宋乾、淳以后,学派分而为三:朱学也,吕学也,陆学也。朱学以格物致知,陆学以明心,吕学则兼取其长,而复以中原文献之统润色之。门庭径路虽别,要其归宿于圣人则一也。”  谦与福建武夷的朱熹、湖南岳麓书院的张栻并称“东南三贤”。正因为吕祖谦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的学识,没有门户之见的宽广胸怀,为组织“鹅湖之会”奠定了基础。  

吕祖谦和处州吕氏

  淳熙二年(1175年)春,吕祖谦在福建和朱熹完成了《近思录》一书的编辑后,返回浙江。为了调和朱熹“理学”和陆九渊“心学”之间的理论分歧,于是出面邀请陆九龄、陆九渊兄弟,六月初来到上饶鹅湖寺,前来与朱熹见面,双方就各自的学术观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各抒己见、互不相让,陆氏不但未被朱熹说服,反而在辩论中略占上峰,这就是中国思想史上着名的“鹅湖之会”。此举首开书院会讲之先河,令后人羡慕不已。吕祖谦死后被封谥为“成”,又过若干年改谥为“忠亮”,又过若干年钦定“配享孔庙”,这是一个文人最高的荣誉了。  今天,鹅湖书院尚在,丽泽书院已不见遗迹,只得找一找吕祖谦之坟墓。  据载,吕祖谦墓在明招寺旁,就先导航到明招寺。到了明招寺,院落里堆放了不少黄色的巨木,看来又准备大兴土木了。走到里面,走来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我忙上前问路。这位师傅很热心,带我们到了路口,有块石碑刻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吕祖谦及家族墓”。  据《朱熹年谱长编》载:淳熙九年(1182年)正月十七日,朱熹到明招山哭祭吕祖谦墓,并在明招寺讲学数日,其间永康陈亮前来拜访,并陪游待讲。  沿小路进去,不远就有一口几近干涸的小水塘,塘后面就是吕祖谦墓了,虽然有三级坟坛,但并不显赫也不古朴,比地方上稍有地位人物的坟墓并不更显豪华,上面有“宋吕东莱先生之墓”,据说是朱熹先生手笔,也只能是据说了,因为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一九九二年十二月重修”。  去年获赠郑嘉励的《考古四记》,他对明招山的吕氏家族墓葬群曾作过全面的调查,对近百坐坟墓进行了辨认标记,他认为1992年吕祖谦墓重修时认错了地点,新坟墓位置离原实际坟墓相距百米之遥,还专门写了一篇《吕祖谦的肖像》。  时近黄氏,草丛中的小虫们开始低吟浅唱,来去匆匆,只得在荫蔽如盖、香灰尚遗的墓前揖别,深怕惊扰了长眠的先贤。  吕祖谦的嫡传后裔在缙云县新建镇西岸村。延年生二子,长子叫似之,次子叫守之。吕似之曾任永嘉县尉,先迁到缙云县城定居。六世孙吕伯良在元代从新建迁入西岸。一直到民国,明招山那一块一百七十多亩山林田地都属于西岸村的族人掌管,每年清明也与金华、武义的地方官一起前往扫墓。现存的西岸村吕氏宗祠建于清末,只不过百年历史,但已显沧桑。  延年的次子守之的后裔,有一支在今莲都区保定村。《宝溪吕氏宗谱》载:吕祖谦六世孙吕明伦,字圣学号教山,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年)由举人授松阳县尉,五年后的元大德庚子年(1300年),吕明伦激流勇退。“退居吕潭(今松阳靖居口旁),往来栝苍间,见采溪地近通衢,因侨寓焉。继复卜居通济里之宝溪(即今莲都区碧湖镇保定村),以此间田肥美,俗醇厚,为子孙久远计也。” 明伦生四子:忠一德教,居保定岗上市,后裔迁龙泉、福建等地;忠二德信,居保定;忠三德音,分派采溪及白河,又有迁居碧湖、青田;忠四德言,居宝溪下市,任缙云县美化书院山长。  吕氏的好学家风一直流传。《东平郡保定吕氏宗谱》有规定:“凡有子弟,务必延师教训,达可淑世,穷可淑身。”“子孙发奋上达,实为祖宗增光。入泮者,给宫花钱二千文;补廪者,倍之;赴闱乡试者,发盘费钱肆千文;贡举者,给旗匾钱念千文;归京会试者,发盘费钱念肆千文;武一体。”  在祖宗的示范和族规的褒奖下,或耕读传家,或入朝为官,或从教授徒,或商游四方,吕氏代有人才出。  黄昏,走在西岩村水泥铺就的街道上,随便找个人问讯,正是吕家族人,听了我的来意,立即带我去找看管钥匙的人,然后开门、亮灯——春节期间挂了许多红灯笼,让我倍感亲切。  都说富不过三代,而吕氏一族似乎是一个例外。数百年间他们不仅在缙云、莲都均成为望族,其后裔还迁居到江苏、福建、广东、台湾等地,各方人才已经不可胜数了。  作者系浙江省丽水市少微书院执行院长责编:燕儿来源:丽水乡土

吕祖谦和处州吕氏

By 多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