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看动物世界,尤其是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狮子、鬣狗、豹子以及大象长颈鹿等,但有一点一直无法释怀,一群的草食性动物竟然可以被少数几只的猎食者偷去幼崽,有的时候感觉很悲伤,这些食草动物难道天生就是被吃的?为什么不进化出反抗的能力?

其实进化论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哪里不足就进化哪里?这又不是在施魔法。

这个世界还是很公平的,草食性动物个体数量往往十分庞大,而肉食性动物的数量就相对较少了,并且是随着食物链顶级越高个体数量可能就越少,这跟能量金字塔有关系。

生命的发展繁衍最不可或缺的就是能量,而地球上的能量都是来自于太阳,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可以储存太阳能,此后经过食物链把这些能量一级级向上传递,但是能量的传递并非百分之百,在每一级都有能量的损害,以草食性动物为例子,它们获取的能量可以分为多个方向,首先是自身的运动消耗、其次是尸体残骸上的能量等等,这些都无法传递至下一级。

因此说能量随着食物链的传递在逐渐的减少,那么也就意味着供养的生物数量会越来越少。

草食性动物并非天生心甘情愿的就被猎食者吃掉,在发展进化的过程中,它们具备一定的反抗能力,首先体型上占据优势,陆地上的生物如非洲象、长颈鹿、犀牛等等,它们被食肉动物捕食的概率相对较低一些。

而在海洋中像一些大型的鲸鱼,如须鲸类,它们的体型都非常庞大,而主要食物都是磷虾以及浮游生物等。真正能捕食蓝鲸等大型鲸鱼的也就是虎鲸了,但这也并不常见。

非洲大草原上有五霸,其中两种是草食性动物如非洲野水牛和黑犀牛,即使对于人类来说这五种动物都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在非洲大草原上狮子挺喜欢捕食非洲野水牛的,但是非洲野水牛体型庞大还兼具攻击性,因此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狮子被野水牛追,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草食性动物为了应付猎食者的捕杀实际上也进化出许多反抗能力,首先是体型上、其次是自身攻击力,你可能不知道“被吃”也是它们的能力之一。

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前边已经提到了,作为食物链中下级的草食性动物,它们获取的能量相对较多较充足,因此可以供养更大的群体,所谓林子大了各种鸟就都出现了,从一个种群的角度来思考,当然希望所有的个体都是优质的,拥有优良基因,但结果往往不是。

种群数量多,往往会出现优质的个体同时也会出现各种“残次品”,那么清楚这些老弱病残最有力的办法就是“被吃”,而像猎食者同时也是寻找这类生物个体去捕杀,因为成功率可能就更高一些。有这样的压力存在,也可以让种群发展的越来越好,毕竟很多“糟粕”都被剔除了,能留下的大多数都是优良个体。

进化的单位并非是单独的生命个体,而是一个种群。

上边这一点经常被人所忽略,一切都要以种群的数量为首要目标,只要在食物链上达到一个稳定的平衡过程,那么就可以保证物种可以存活下去,而被猎食者吃掉的那些个体,就当完全是为了种群做贡献,同时也是因为自身的缺陷性才被淘汰掉,自然就是这样残酷,达尔文早都说过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那么不适合者自然就要被淘汰掉了。

人类算是逆袭比较成功的物种了!

人类的祖先在远古时期也是处在弱势地位,例如和恐猫同一个时代的南方古猿,就经常性的被这种大猫所捕食,因为相对于其它灵长类动物,当时人类的祖先并没有任何优势。但是随着发展人类直立行走解放了双手,开始制造工具和使用工具,彻底的崛起。

可以靠着智慧去团结合作共同捕猎,人类进化出的这种能力让我们迅速的走到了食物链的顶端,甚至不再受食物链上下级之间的困扰,寿终正寝在野生动物之间很少看到,因为一些老年行动不便的个体大多数时候都被天敌所捕杀了。即使像狮子这种顶级猎食者,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犹如雄狮晚间时刻很多时候都被鬣狗捕杀。

而人类除了受到自然环境以及疾病的影响,大多数的时候都可以安度晚年,并不用担心天敌的袭扰。


文/科学黑洞,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By 多哈